温暖

天涯两端,各自珍重。

 

海边咸腥的夏日,夹杂着恐慌的城市,被消磨的希望和增长的绝望,背景应是小提琴和大提琴的伴奏,高亮的弦和低沉的弦,希望与破灭,折磨的是深夜里悄悄死去的人的煎熬和解脱。睁着眼的人,在渐渐发烫的皮肤,缺水的嘴唇,和幽黑的眼窝里,方知生容易,死容易,活才难。

 

消夏清凉。

 

鲁迅的像。
(墙的颜色真的很搭。

 

在网易云里看到了评论:
“1998年暑假,你俩约好用望远镜相互观察。决定1998年有两个夏天。你们看到了丛林与麦浪,燃烧的万花筒,麋鹿和麦芽糖,十万只火烈鸟在路易斯安那,旅人沿着bobo河顺流而下,经纬线swing,抵达廊坊火车站,甜橙色齿轮。你们在暗夜里划船,豢养发光的巨鲸与潮汐,然后单方面宣布看到了爱情。”

 

睡不着举着手机看东西,右手摸着自己的肋骨,一根一根的数。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

大概是侃大山的老师觉得我太多小聪明,介绍了牛津医学院的老师给我认识,现在让我报考他。。。这尼玛真的很尴尬。能考上我自己可能就高兴的会昏过去。。。

 

学习烷烃的反应:
自由基的稳定性决定反应发生的快慢。

 

Leslie~

 

Gerry和鹈鹕

 
© 芒. | Powered by LOFTER